精华都市言情 情緣劍劫-第一百一十六章 兩宮對峙推薦

情緣劍劫
小說推薦情緣劍劫情缘剑劫
高单的死亡对于邱芸峰而言又何尝不是一次重大的打击,昔日高单鼓励他的话语,举荐他时的身影,同时也是他在饱受欺凌之时,是高单给他送来了清风膏。就是这样一位对他好的人,可惜却为了他自己落得个如此下场!往事历历在目,不禁让邱芸峰湿润了眼眶。
裸足的天使
掩埋掉高单之后,何淼这位从不曾教过邱芸峰一招半式的师傅,对于他而言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好感,他抵触的情绪也随着高单的死不断攀升。
“先回宫吧!”
立于坟头前,邱芸峰悲伤的回头命令其门下弟子一声,然后化作一道雪白的流光,朝着飞雪宫方向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回到飞雪宫大殿,邱芸峰去探望了一眼朱依依等人。如今有了邱芸峰不同往日的身份地位,他们自然也是受到了飞雪宫弟子的格外照顾,不同的是吴文卿每日皆在修习苍天仙灵之术,他目前体内所包含的灵力,也是年轻一辈中少有的成就。
“报,宫主大事不妙,琼华宫圣人率众弟子强闯我飞雪宫,他们现在已经达到了飞雪宫大殿外。”刚刚才坐下与朱依依闲聊的邱芸峰,就被一名惊呼的弟子打了个措手不及,因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会让琼华宫的弟子强闯他飞雪宫。
不敢怠慢的邱芸峰拔腿就向着门外冲去,朱依依吴文卿等人此时也跟了上去。
刚刚来到飞雪宫大殿,此时数千琼华弟子已经齐聚大殿中央,他们一个个气势汹汹的大喊着邱芸峰的名字,仿佛要把他生吞了一般。
“不知众位同门为何突然造访?”邱芸峰对着喧闹的人群大吼一声,意图问清他们的来意。不过在邱芸峰看来,他们或许是因为高单被莫怡明杀害之事,在来时的路上他的心里也有此猜想,到底要不要把高单生中妖毒之事乃何淼所为告诉琼华同门。
“邱芸峰,我家宫主待你不薄,为何你要杀了他!”刑珂怒火中烧,一脸横肉的开口质问着邱芸峰。
“什么?樊圣宫主他死了!”樊圣的死确实不是邱芸峰干的,虽然他知道杀害钟楚晴的人是樊圣,但他却也没有因为此事而向樊圣寻仇,反而在听到樊圣被害的消息后,心里也是极其的难过,那么樊圣又是如何死的呢?邱芸峰不解。
“哼,少装蒜了,今日早些时候,宫中很多弟子都见到你与樊圣宫主独处后他老人家就死了,不是你做的还会有谁?”琼华宫仙风领的掌门牟万千,乃是樊圣曾任仙风领掌门时的爱徒,此刻他雷霆大怒也实属正常。
邱芸峰面对掌门牟万千的质问,他没有出言辩解,而是目光一扫而过的看了一眼那名黄天的奸细薛幽,在他看来,琼华宫上下能够将樊圣杀死的,也就只有这名潜伏于琼华宫的圣魔右使薛幽了,且此人还是这盘棋的幕后参与者之一。
“牟师叔,宫主待我不薄,我为何要杀他呢?难道仅凭我与他独处之后他就死了,你们就要强行的定我罪?”
黑男爵 小说
邱芸峰虽然怀疑樊圣的死,是黄天圣魔右使薛幽干的,但樊圣今日也明确的告知了他,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要去拆穿此人的真实身份,否则后患无穷,所以此刻他不过也是在做着一些徒劳的解释罢了。
“你当然有理由杀死樊圣宫主了。”人群中袁千拖着一身黑衣,快步走了出来,说出了一句让邱芸峰都感到震惊的话语。
“袁千前辈?”
很显然凶算的话,让邱芸峰泛起了嘀咕,因为樊圣今日也告诉了他不要去轻信他人,要让他有独立的思考,而一直指引着他前行的人,正是眼前的这位鼎鼎大名的凶算袁千,加之他此时出言说他有杀害樊圣的理由,也不得不让邱芸峰再次起疑。
紫 水晶 洞
“理由是什么?”刑珂暴怒,询问着一旁的袁千。现在的邱芸峰是飞雪宫的宫主,要为樊圣讨回一个公道,总得有个能站得住脚的理由,也就不奇怪刑珂此时想多知道一些能够服众的理由。
凶算扫视一眼弟子,笑答:“因为前任飞雪宫主钟楚晴是他樊圣杀的啊!”
袁千一语激起千层浪,大殿之上无论是飞雪宫还是琼华宫的弟子皆是惊掉了下巴。不过袁千的说词也让邱芸峰在这一刻彻底的心服口服,他的话也就推翻了他之前所想,那就是先前邱芸峰猜测,袁千根本就没有卜算到杀害钟楚晴的幕后元凶竟然会是樊圣!所以他才胡乱说此人是一位有着深厚造诣之人,来搪塞众人的想法。
“放肆!那日钟师姐被害,是樊圣宫主率我门中弟子前来驰援你宫的,他怎么会是杀害楚晴师姐的凶手呢?我看你这个凶算所知之事,也不一定准确吧!”樊圣在云中雪的心中一直是一位善良的好师兄,他此刻为了维护樊圣昔日的形象,在明知是出自灵魔大陆第一占卜高手之口的结论,他也极力的想着要去反驳。
“凶算,你说楚晴师姐是樊圣宫主杀的可有证据?先前你不是说杀害我家宫主之人关系到灵魔大陆的万千生灵,且是一位修为造诣极高的人,为何现在你又说出杀害楚晴宫主的是樊圣仙翁?”赖天镜踏步而来,一脸愁眉的开口道。
“难道你要让我道出杀害钟楚晴的是樊圣吗?继而引来两宫内斗?”袁千反问赖天镜的话,就足以解释他之前为何会说出先前的那番话了。确如他所言,如果当日袁千道出杀害钟楚晴的真凶就是樊圣的话,飞雪宫上下就必定会杀入他琼华宫以讨血债!可当下就不一样了,因为飞雪宫有了新的主人,他们事事都得受制于宫主邱芸峰的命令。
“至于樊圣为何要杀害钟楚晴,还不如问问你身后的俞掌门吧。”袁千说话的同时把目光又看向了俞正祈,而寻仇的琼华弟子此时也全都把目光看向了俞正祈,只希望他能说出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“我知道,凡灵魔大陆之上的大小事,皆逃不过凶算你的法眼!我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!”俞正祈或许此时已经知道,很多的秘密他是再也瞒不住了,特别是袁千让他说出樊圣为何要杀害钟楚晴之事,他也就知道有些秘密终究是会大白于天下。
异界无敌宝箱系统 小说
俞正祈来到刑珂面前,双目紧闭的沉思片刻后道:“就在楚晴宫主被害之前,俞谋因门中之事正与楚晴宫主商议,不巧的是樊圣宫主当日也不请自来的出现在了楚晴宫主的寝宫。他来到楚晴宫主的房间后,一句话没说就一剑刺向了楚晴宫主的要害!俞谋本想出手拿下伤我宫主的贼人,但楚晴宫主却告诉老朽,她是心甘情愿死在樊圣剑下的,且她的死也同样是在拯救苍天,还让我永远把这个秘密保守下去!更令俞谋不解的是,她还命令我要协助樊圣杀死所有的巡夜弟子,只是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位黑衣人,他倒也帮我和樊升宫主解决了大部分的弟子!但终究那些死去的弟子,有不少人确实是死于我和樊圣宫主之手!”
满月泉掌门俞正祈的话,彻底的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,因为钟楚晴身为飞雪宫的一宫之首,死前竟然命令俞正祈杀害其门下弟子,简直是枉为苍天正道。
“后来呢?”赖天镜此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因为他不知道一直以来,曾经那位深受弟子敬仰的飞雪宫主,竟然会下令杀害其门下弟子。
“当晚我从樊圣仙翁与楚晴宫主的对话中得知,他们想用此法扰乱某些人的什么布局,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。再后来宫主就让我护送这位给予他致命一剑的樊圣离开飞雪宫。”
俞正祈的话揭开了钟楚晴被害当晚的很多秘密,而令在场众人大为不解的是,为何钟楚晴会用死亡这种方式来扰乱他人的布局,而他要扰乱的又到底是何种布局?
“哼,所以后来你就把这一切告知了新任飞雪宫主邱芸峰,他身为飞雪宫主,为前任宫主报仇也是理所应当,今日于我琼华后殿,杀害我家宫主的正是他邱芸峰,不是吗?“云中雪面带怒色,有些挑衅之意的上前质问着俞正祈。
“没有,即便是俞某明知芸峰宫主和黄天圣女身陷牢狱,我也从未帮他二人解释过什么。”俞正祈肯定的回答道。
听完俞正祈支言片语的话语后,邱芸峰的内心开始思索了起来。他想起了今日在琼华后殿中樊圣所说之话语,可最终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“哼,不管邱芸峰知不知道,樊圣宫主都是见了邱芸峰以后被害的,况且他为前任飞雪宫主报仇,杀害我家宫主也自在情理之中。今日我琼华宫,定当让你飞雪宫血债血偿!”刑珂说话间快速抽出了手中佩剑,意欲动手。
“放肆!刑珂,你不过只是一个琼华宫的圣人,邱芸峰再怎么说也是我飞雪宫的一宫之首,岂能容你胡乱撒野!”早已有所准备的刘必元一声令下,飞雪宫众弟子皆是拔出了手中的佩剑,做好了防御姿势!
“等等!”就在两拨人剑拔弩张之际,良久不曾说话的汪丞也来到了人群显眼之地。
“袁兄,既然你能道出芸峰宫主有杀害樊圣的嫌疑,我想此事没那么简单吧!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快给大家解释一下,难不成你真要让苍天阵营出现内斗的局面吗?”汪丞略显沉着的望向袁千。他的内心当然也明白,邱芸峰绝非杀害樊圣的凶手,不过是另有隐情罢了。
“哈哈哈,如出一辙,樊圣也是心甘情愿自杀的,其实他和钟楚晴宫主皆是为了灵魔大陆上的万千生灵,而想着要去扰乱妖人的步伐,不想被他人利用,所以······”
“报!禀报圣人,羁押于天源后山的叛仙岳梦芸死了!”琼华宫一名弟子惊慌来报,打断了袁千的话语。
“什么?”在场琼华弟子皆是一脸的惊愕。
“聋婆!”邱芸峰睁大双眼,僵硬在原地。
“怎么可能?谁能在张贞的眼前杀人?”
此刻就连料事如神的袁千也是满脸的惊讶!他说的没错,因为在他们看来,张贞消失的这一年多,他又能去哪儿?他无非是在天源后山,守护着他的爱人岳梦芸而已。
这一刻邱芸峰大脑飞速转动,在他的认知里,张贞乃当世顶尖强者之一,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不用想都知道,他一定是在陪伴着他的恋人!而在整个灵魔大陆之上,修为能够强于张贞的人,好像在他邱芸峰的认知里,还不曾有这样的人出现。可事情的真相,又真的如邱芸峰所想的那样吗?